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查看: 688|回复: 0

[案例精选] 论巡回制度在监狱检察中的应用与完善(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3-13 12:4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莱州论坛APP注册会员,浏览更多更全的内容,享用更多的会员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论巡回制度在监狱检察中的应用与完善(下)-1.jpg


撰文:聂怀广 来源:崇明检察

巡回检察是新时期检察机关创新刑事执行检察工作方式的一项重大改革,它改变了传统的派驻检察模式。

巡回检察的威力在于通过时间、人员、地点不固定的巡回,增强检察的突然性,防止权力同化,从而实现监督效果的最优化。

上期笔者分析了巡回制度的理性思考和监狱巡回检察的必要性(论巡回制度在监狱检察中的应用与完善(上))本文阐释结合S区检察院的试点经验,总结当前巡回检察取得的成绩和存在的问题,取得的成绩体现在发现问题的机会增加,存在的问题在于巡回人员的专业化与陌生化、巡回时间的突然性、对狱情掌握的及时性等方面。

并提出下一步的改进建议,如围绕巡回的“三不固定”做文章,增强巡回人员的专业性、巡回时间的不固定性,增加巡视次数等等,同时保留派驻的现场及时检察的优势。

巡回检察的实践探索

01

S区的探索

在最高检确立巡回试点后,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根据上海刑事执行检察工作实际,确立S区检察院为试点院之一,并且出台了《上海市检察机关对监狱实行巡回检察试点工作实施方案》。

S区检察院作为上海市检察机关的派出院,在2018年试点巡回之前,实行的是派驻检察的工作模式,派驻人员由三级检察院(分别为市院、分院、基层院)共11家单位集体派遣,目前除了市院派遣的检察长实行三年一轮换之外,其他人员两年一轮换,并且派遣人员业务背景多元,具有刑事执行检察经验的较少。从监督手段来看,主要是制发纠正违法通知书、检察建议,审查减刑、假释、监外执行等报请意见来监督刑罚正确执行、维护监管秩序、保障罪犯人权。

在2018年6月被确定为巡回检察试点单位以来,S区驻监人员全部回归院本部,成立检察一部、检察二部、检察三部,开展不派驻、不固定、流动交叉的巡回方式。检察一部实行日常巡回检察,改变以往实行的派驻检察工作制度,改为一个月实行一巡回,巡回期是三天。同时,检察一部还承担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案件办理。检察二部负责开展专项检察、事故检察和就巡回发现的问题向监狱方进行通报。检察三部负责后勤保障等。

为了更好推进试点,S区检察院制定出台了一系列规范性文件,形成了较为规范完整的操作细则1,取得了一些成效。截至8月底,已开展两次巡回,发现了不少问题。例如通过巡回,发现辖区内两所监狱在减刑报请标准上存在差异,进而通过召开检监联席会议的方式统一了对报请减刑、假释案件的证据和幅度标准。

1例如有《上海市S区人民检察院关于巡回检察试点工作部署推进实施方案》、《上海市S区人民检察院巡回检察试点工作细则(试行)》、《关于在巡回检察试点工作中加强协同配合的意见》。

02

存在的问题

S区巡回检察实行的是不派驻、不固定人员、流动交叉的方式,巡回虽减少了同化的概率,但由于S区检察院系派出院,地处偏远,办公、生活地点与监狱较近,囿于人员有限,巡回人员也来自之前的派驻人员,监督者和被监督者仍处于熟人或半熟人的状态,能否起到完全防止权力同化的效果,有待实践检验。而且派出人员来自上海各级院各个业务条线,相关刑事执行检察经验欠缺,对发现问题的敏感性上会有所欠缺。

相反,由于驻监人员全部撤回本部,检察人员进入监狱,进行日常巡回检察的次数减少,与狱方、与犯人接触减少,对狱情的掌握相对滞后。例如对罪犯思想动态、控告申诉等诉求不能及时掌握,发现细节问题的机会可能会减少,对违法行为监督的及时性也会降低,因此需要配套其他手段。

巡回检察的完善建议

01

实现巡回人员的不固定

巡回发挥威力的杀手锏便是人员、时间、地点的不固定。鉴于当前S区巡回人员系试点前的原班人马,并没有完全实现人员的陌生化。理论上,在监督者人员较少且范围一定的情况下,被监督对象完全可以对其同化。巡回检察欲发挥更大作用,改革需要站在更高的高度,例如规定巡回人员由上海市人民检察院随机派出,同时派出巡回人员须具有相当丰富的刑事执行经验。

02

实现巡回人员的专业化

专业工作需要专业人员。刑罚执行监督是一项专业化较强的监督工作,需要一双火眼金睛。特别是在巡回试点的当下,对人员专业素质的要求更高。加快巡回人员的专业化建设迫在眉睫。在巡回试点开展之前,上海检察机关已成立了沪东、沪西刑事执行检察院,目的是培养专业化刑事执行检察队伍,让刑事执行监督更加专业,改变以往不同监管场所执法活动存在差异以及监督不对等的现状【2】。基于巡回检察专业化建设的需要,今后可以考虑巡回人员统一由沪东、沪西刑事执行检察院随机抽取派出,实行飞行式突击检察。

2.《上海成立沪东、沪西人民检察院》,见《上海法治报》(2018年4月17日)。

03

增强巡回检察的突然性

增强巡回检察的突然性、非预告性,需要改变巡回检察需要提前通报监狱的做法。

目前在巡回检察试点中,一些检察院与监狱会签的文件中规定有诸如“检察院在巡回检察前,应事前通报监狱当月巡回检察的时间、主要检察内容、需要监狱配合的事项等信息”,这就大大降低了巡回检察的威慑力和实效,也违背了巡回检察的设立目的。

下一步应该增加不打招呼的巡回检察次数,增强巡回检察的突然性。例如可以适当开展夜巡,因为夜间也是监狱监管最松懈的时间段,暴露出来的问题也会较多。

04

发挥派驻检察的现场优势

鉴于派驻检察具有空间性、经常性的优势,特别是新形势下的刑事执行检察强调要加强对罪犯的教育改造,注重对罪犯举报、控告、申诉案件的办理,切实维护罪犯合法权益。在这些需要面对面沟通交流的方面,派驻检察可能更有优势,因此派驻检察仍有存在的空间和必要。

从全国各地巡回检察试点地区的探索来看,一些地区对于派驻检察并没有完全取消,例如“山东省检察机关要求探索建立‘巡回检察+日常检察’工作新模式”【3】因此在必要情况下,实行“派驻+巡回”相结合的工作模式,扬长避短,各自发挥自身优势,取得更好的监督效果。

正是看到存在的问题,S区检察院与辖区两所监狱召开了联席会议,会签《关于在巡回检察试点工作中加强协同配合意见》,要求监狱方将狱内情况及时通报检察院。同时积极进行信息化建设,开展视频全天监督。

3.“监狱巡回检察试点工作稳步推进”,载《检察日报》2018年7月10日第1版。

05

开展巡视检察

巡视检察,是上级检察机关监所部门对下级监所部门所在的监狱以及监所检察部门自身进行检察的活动。它的权威性更高,专业性更强。S区检察院对辖内两所监狱的监督本身是同级对等监督。为增强监督的权威,减轻对等监督带来的工作压力和阻力,也为解决减刑、假释案件办理中与裁定的中级法院级别不对等的问题,可由最高检刑事执行检察部门、上海市刑事执行部门不定期组织巡视检察来支持巡回检察,这也是检察一体化的体现。

例如2018年8月,上海市检察院监所处负责人带队,抽调全市监狱检察业务骨干组成巡视检察工作组,于8月6日至10日,对某监狱进行了巡视检察,就发现的问题提出针对性监督建议,督促整改落实,效果显著。

06

争取监狱职务犯罪侦查权

“任何一项制度之成立与推行,绝不是孤立的,它必然须和同时其他几项制度相配合,它必然会受其他某几项制度之牵动和影响”4。刑事执行检察的巡回试点工作也是如此。在职务犯罪侦查职能划归监察委之后,争取到对刑事执行领域的职务犯罪侦查权便显得尤为必要。有了对监狱职务犯罪的立案侦查权这一配套制度,相信刑事执行检察的监督力度会更大,巡回检察取得的成绩也会更大。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规定:对于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非法拘禁、刑讯逼供、非法搜查等侵犯公民权利、损害司法公正的犯罪,可以由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这一规定正是上述思路的体现。

4.钱穆:《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三联书店出版社,2010年6月第21次印刷,第121页。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莱州论坛手机APP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