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查看: 11797|回复: 9

[恋爱故事] 史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14 02:2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莱州论坛APP注册会员,浏览更多更全的内容,享用更多的会员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采云归来 于 2020-3-14 04:51 编辑

题:
         这段时间太辛苦了,真的辛苦了,
         以后就只剩鹏程万里了。

                                            -----采云归来。

微信图片_20200314044213.jpg

    2020年1月19日,周日。在周六周日调休外加拼2天年假的情况下,晚九点与明SIR乘他老乡的车出发湖南Y市。
    一路上叮叮当当放着嗨曲,要么是男仔们(当地对男人的称呼)喜欢的《酒醉的蝴蝶》、要么是灰机(司机)偏爱的《桥上姑娘》,和灰机女儿钟意的《学猫叫》,于是几个大男人学猫叫了一路。24h不眠不休的自驾,刷新了我对人潜力的认知。
    “怎么也飞不出
    花花的世界
    原来我是一只
    酒醉的蝴蝶”
    男人们沉醉于这种我是迫不得已呀才去泡吧撩妹的矫情和偷情般的快感,深喑内幕的我只有嘴角的含笑和内心的MMP。不过这24h不眠不休的坚毅给我挺大触动:有的人展示给你的或许是声色犬马、纸醉金迷,但更应欣赏他们无意间透露出的为了灯红酒绿、快乐如狗所付出的艰辛与努力。
  后来多次想起,当时我对明SIR隔三岔五夜店喝的跟一SB似的的嫌弃,也是一种现世安好。
  彼时,知道湖北武汉有不明原因的肺炎,也是一晃而过的新闻,或许明天,就成了旧闻。
  第一次去他家,见他父母,了解他生长的过去,轻微的忐忑在面基过他爸妈和喝了桌上老母鸡汤后释怀。鸡是家养的,菜是地里种的,纯天然醇厚的黄色鸡汤,对于我这种火眼金睛的吃货,无比餮足;他老妈人小小的,根本不像电话里那么强势,他老爸人开朗和善,比块头将来没人能欺负的了我,故安心。
     明SIR,我男票,初识于夜店,对我一见钟情、穷追不舍。有人说呵呵,这是泡吧界无聊男的一贯套路,真不幸我也这么想的,在各种拒绝乃至出发台北前夜在宁波,他发了我一晚上语音,为了让他死心,我刻意跟别人微信语音聊了一夜。
     然并卵。
     于是我台北回来跟他约了个生死局(洋酒)。
     我告诉2019年的自己,不要固步自封,试着去接触外面的世界,去了解一下,给自己,给对方一个机会。
     一发不可收拾,以至见高堂。



发表于 2020-3-14 02: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次我活的很自我,不去委屈逢迎,不去刻意讨人欢心,于是开始了大被长眠,天天睡到日上三竿的养生模式。



    间或摆摆桌椅碗筷,跟他爸妈喝上两杯,餐后帮忙洗洗碗。

    翌日晨,被盛大的鸟叫声扰醒。

   风声、树声、鸟啾、鸡鸣、鸭子叫,四面高高耸起的苍翠和清新,令人神清气爽,有点儿《飘》里斯嘉丽庄园里的味道。遇见他之前我曾有段时间借助酷狗里的模拟森林声音助眠,此时此刻有过之而无不及。很多时候真的很想一宅半亩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过着箪水瓢饮的生活,却又不得不蜗居在大城市的犄角旮旯。彼此都不说,彼此都知道,这么辛苦是为了更多选择权,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选择,或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选择;而不是只能卖炭得钱何所营,两鬓苍苍十指黑的不得已。能走到一起,还有一点共识:不远嫁。我不拐你去山东,你也甭想拐我到湖南。
    明SIR家是一栋四层楼,挑高有点吓人的那种。大概在城市水泥森林囚居太久,我常常纳闷儿:这么矮矮小小的南方人干嘛住3.5米层高的房子?怕是他父母大半生的积蓄都花在这套房子了,可惜,人被我拐了。

    早饭后,明SIR约了表哥开车去市场采购年货,给我买枕头和拖鞋。

    明先生表示:并非家里没有,只是想给我最新的,没人用过的,被子也是新的。

    到县城的第一件事,是陪我去逛当地赫赫有名的盘王殿。明先生是瑶族人,盘王被誉为瑶人先祖。之前听他讲砍牛节、盘王节云云,终于有机会眼见为实。托他之福买了门票入门参观,托我之福他第一次走正门参观。对他人之信仰此处不评说,只是听说盘王是狗的化身,我不禁在心底暗自腹诽——这真是个拥有众多人口精神高度分裂的民族,原谅我不厚道,奉狗为祖先的是他们,烹狗吃狗肉的也是他们。

   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这个帮我拎包牵着我手给我买街头小吃的小哥哥。

   超市采买结束我们正式进入到此行主题----生鲜市场。

    小时候听说这世间有人吃老鼠,觉得不可思议。后来明SIR说他们那边人是吃老鼠的肉,我立马蹦开三尺远,一副恨不得拍死丫的感觉。虽然他一再表示,都是捉家里干净的,我还是满身鸡皮疙瘩地表示:此生你与老鼠肉无缘,被我看到,你有多远S多远。

    打开一座城,最正确的方式是去逛菜市场。你能从市井的烟火气息中,感受其传统风俗。

    令我大开眼界。

    大大的砧板下面是狗笼和狗狗,砧板上面零散着狗的残肢;风干的腊鹌鹑六元一只不二价;四脚朝天的鸭鹅一丝不挂肠子堆放在一边;被斩首的鳄鱼、野鸡、豪猪、大鲵;一麻袋一麻袋的螺、牛蛙、甲鱼,还有传说中的竹鼠。万万没想到,竹鼠虽然也属于老鼠类,长的却很呆萌,毛茸茸的,很。。可爱,以至于我拎着笼子拿手机好一顿拍照。

    那天,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我果然是来吃《山海经》的。

    只是说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4 02:45: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两日后,武汉封城,确诊数据飙升。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这个名词频繁出现,人们认知野生动物致新冠肺炎,我开始关注丁香医生。丁香医生曾一度提示新冠中间宿主是竹鼠。我内心几近爆炸。出问题的是湖北的生鲜市场,我连续两天在湖南的生鲜市场近距离沾染各种野生动物的血腥味儿,还特么拎着竹鼠拍照,我R¥……))——)()*&……¥。

    无知无畏。

    NO ZUO NO DIE。

    真是命大。

    汗颜。

    好在明SIR家毕竟是小家小户,最多买点狗肉、泥鳅、腊鹌鹑。而我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本能抵触,却又要克制自己表现得不那么排斥,我只能拼命的在餐桌上夹粉蒸肉和豆腐酿吃。

    粉蒸肉,当地特色,家家户户必备。外层包裹荷叶,里面是大芋头块跟鸡块或者鹅块掺杂米粉而成,出锅会有荷叶清香,芋头可以消除肉质油腻。我通常是鸡皮弄下来,以你多吃点长长肉的名义夹到明SIR碗中,后来他索性把鸡皮咬掉,肉放我碗里。嗯,就在他父母的眼皮底下宠(欺)爱(负)他。

    豆腐酿,另一道当地特色,说白了就是豆腐里面裹肉下锅,诸如此类还有辣椒酿、竹笋酿、香菇酿等等。我是不吃炒菜里的猪肉的,勉为其难。

    得知我嗜甜,明SIR老妈特意做了糍粑、粑粑,一种用粽子叶包裹上锅蒸熟、一种油炸,傻傻分不清。

    当地风俗早餐跟正餐没两样,吃菜,吃肉,喝米酒。某天早晨,讲完祝酒词,我一杯米酒下肚,自己都觉得有点怀疑人生。吃完早餐收拾妥当我跟明SIR就去二楼烤火,吃零食,而后,午餐,晚餐,天天如此还不能拒绝。
    我太难了。
    我开始花时间,去说服隔了大半个中国的老妈,要相信这个疫情,做好自我防护,她们属于高危人群。结果是我连续多日苦口婆心,获得的是将信将疑的一句:别说了,不信谣、不传谣;后来不久经过别人口述,她们才相信。而我叮嘱她采买的东西,一样都没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4 03: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瑶族人遍布南方各省及海内外,当地分为在地瑶与过山瑶两种。顾名思义在地瑶聚居平原,婚嫁习俗同汉族,过山瑶远居深山,男子上门做女婿。瑶人有自己的瑶语,同时有通用官话,仔细竖起耳朵官话能听个大概,瑶语则是让人有种“我瞎了”的感觉。懂瑶语的人瑶族人不多,乡里之间瑶语差异悬殊,大多数年轻的瑶族人都已经不会写瑶族文字。从街道路标来看,瑶族文字属于象形文字。恰好,明SIR是在地瑶,会讲瑶语。Y市毗邻广东,也讲白话,常年在广东的明SIR老爸,讲普通话总会带点粤语“食饭啦”,“我XXXX嘅”,餐桌上往往他们在讲,我一脸懵逼,埋头苦吃。

  大年三十,同他祭祖。

  明SIR老爸拎着一只鸡,菜刀,纸,我俩尾随。家里人常年在外,草割了半天才显露出来。做长辈的菜刀对着鸡脖子一抹,顿时血流如注。就这样拎着鸡围着坟茔走一圈,口中念念有词。我在一边帮忙叠纸,明SIR烧纸,用瑶语在讲一些类似过年了,回家吃饭了,来年的期许。这顿活禽祭祀操作好生生猛!活久见。据说瑶族人也是有巫师的,一些年长的瑶族女性多少懂一些偏方,比如瑶浴。我担心的不是当地土葬的先人会不会回来吃饭,而是这放血祭祀的生禽能不能不要上餐桌啊?汗。

夜来,烟花爆竹响彻村落,亮花了人眼。

仿佛就在昨日,小叔叔点燃了鞭炮,急急地闯入正间(正厅),我贴在门玻璃上跳着脚拍着手,欢欣鼓舞,“过年啦,过年啦,吃饺子啦!”谁饺子里吃出的钢镚最多,谁来年运气最好喔。一家人围坐桌前,热气腾腾。

烟花尽、已回眼、今夕是何年。

久别重逢的盛大。爱不得、生别离,烟花也禁燃了。回忆最痛苦之处在于只能回忆。异乡的春节没有热气腾腾的水饺,依旧是肉与酒。用明SIR的话讲,他们小年之后,每天都是在过年。

这个春节,并没有什么仪式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4 04:3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采云归来 于 2020-3-14 04:53 编辑

当地有过年舞龙的习俗,代代相传,由年轻人执掌。我以为能如去年春节在越南芽庄街头和酒店看到的生机勃勃的龙,却看到了懒洋洋的蛇。明SIR的表姐感慨,远不及父辈当年。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这个庞大的家族,是的,不是家庭,是家族。在回Y市前,我跟明先生细数了一下,全员到齐的情况下,得有七十多位。有重大事项,比如红白喜事,都是有家族长辈出来商议。初次见面对明先生脸盲的我,彻头彻尾对他若干个表哥堂哥脸盲至今,年长的女人们清一色戴头巾,好在记得他老爸老妈的样子,和这位表姐。

   也是对生活美学有着独特见解的职业女性,相谈甚欢当晚直接加了微信。明先生带我去地里放风的时候总能偶遇她们带着家里几个小朋友出来采风,芦苇、油菜花、干木棉以及叫不上名的野草在藤编玻璃的怀旧花瓶里被摆成各种样子,一点不亚于花店里的花艺。我不想说我还相中了花瓶。

    后来明SIR带我去干涸的河道翻石头,捉螃蟹。两个人沿着长长的河道挖了一大袋螃蟹,在小朋友们艳羡的眼神下,我俩妥妥扳回了一局。

    再后来螃蟹缓了两天水,下油锅了。
    我一只都不要吃。

翻螃蟹の意外收获.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4 10:4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4 10:44:4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是个才人。老会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5 06:41:21 莱州论坛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才女,看到你基本号走遍大江南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6 09:21:38 莱州论坛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优雅,充满了恬淡和活力。心静如水,生活安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